中照網logo

新聞

>首頁 > 新聞 > 產業分析 >正文

城市的夜晚亮起來之后

2019-11-25    

中國照明網報道

8272

導語: 燈光是城市的標志,它意味著城市文明的邊界和商業的繁榮。但燈光要如何去設計,對于中國城市來說,卻是一個剛開始探索的問題。

  燈光是城市的標志,它意味著城市文明的邊界和商業的繁榮。但燈光要如何去設計,對于中國城市來說,卻是一個剛開始探索的問題。


杭州錢江新城2018年10月7日舉辦的燈光秀

  燈光秀正在成為城市的新名片、景點,以及節假日和慶典的娛樂節目。此前,在G20峰會、金磚五國峰會、青島上合峰會等國際活動中,都出現了數十棟甚至上百棟建筑媒體立面形成的光影聯動景觀。此后,由于極具視覺沖擊力的效果,而且能夠幫助凸顯城市實力,媒體立面和燈光秀的組合逐漸成為重大事件舉辦城市希望擁有的“標配”。

  不僅僅如此,即使不在節假日,城市夜景照明也變得更受重視。

  事實上,早在2018年年初,在第一屆進博會開幕的大半年前,上海市就啟動整個黃浦江兩岸以及核心場館一平方公里內的景觀亮化提升工程。上海現代建筑環境研究院有限公司受到上海市虹口區市容綠化局的委托,為虹口區北外灘沿岸的景觀照明做升級改造的設計。

  簡單來說,景觀照明是滿足照明功能下,兼具藝術和美化作用的戶外照明工程,包括道路、園林廣場以及建筑照明。而在“城市名片”這個黃金位置,景觀照明則需要考慮更多的因素。上海現代建筑環境研究所所長楊赟告訴《第一財經》YiMagazine,“北外灘景觀照明改造的特別之處在于,除了滿足功能照明,還要基于現有條件作出特色,并配合黃浦江夜游和重大事件燈光演藝的需求。”

  虹口北外灘的濱水岸線約3公里長,從外白渡橋綿延至秦皇島碼頭,沿岸有8棟樓宇原先就有動態照明的展示效果。其中白玉蘭廣場和港務大廈前期已有鋪滿樓面的媒體屏幕,其余6棟較為低矮的樓宇則在立面上形成井字格的視頻肌理,按各自的預設展示動態畫面,彼此并沒有呼應和連續。

  而黃浦江的三段岸線需要在市級統一規劃下做動態聯動,為此,三段岸線數公里的重要樓宇頂部都安裝了“光耀”系統,可以配合燈光秀的節目編排,按照順序和節奏發出爆閃效果。楊赟團隊則在不增加新燈具設備的原則下,為北外灘的8棟樓宇加裝了智能燈光控制系統,同時和市級控制系統對接,可以遠程切換準備好的內容,設定燈光效果和變化節奏,比如結合游船的航行時間定時播放。


北外灘全景 | 攝影師:廖和樂

  考慮到北外灘在航運業的特殊地位和產業特色,楊赟和團隊以“水文化”為主題,設計了像是水泡、瀑布、海洋、波紋等日常播放的畫面。而針對重大主題,則會另外專門設計內容。“比如以‘一帶一路’理念制作的‘江山永固’主題,在傳統國畫風格的背景下,讓一條紅絲帶飄過8棟建筑。”楊赟說。

  北外灘的沿岸漫步道和大面積的綠化帶,以往只有傳統的暖白光綠化照明,如今因為納入到夜游的觀賞范圍內,也得做出改變。“這些綠化之前的照明效果比較弱,尤其在船上和對岸基本看不到,而且兩岸超高層、高層特別多,俯瞰視角也需要兼顧。”楊赟說。因此,綠化照明選擇了黛青色為主色調,同時可以根據季節變換為楓葉紅的暖色調,用正面投光加底部投光的雙套照明系統,讓投射在植物上的色彩更為鮮明。


北外灘濱江綠地 | 攝影師楊赟

  同樣的,長約1公里的國際客運碼頭上,原先是只有路燈昏黃色的功能照明,俯視、遠眺視角中只有比較暗的濱水區。在路燈旁加裝水紋燈后,堤岸地面便波動起藍色的水紋。“這樣景觀層次更加豐富、完整。”楊赟說,“而且現在有很多商業活動愿意租用這一濱水場地,間接提高了他們的經濟效益和宣傳效果。”

  在經過以上這些改造之后,如今的北外灘基本消除了暗區。

  但這樣的設計方法似乎某種程度上與景觀照明中部分訴求相違背。因為在達到功能性照明這一基礎上,景觀照明設計師首先要考慮的往往應該是人的舒適性。除了滿足功能性要求的照度、亮度等標準以外,“眩光”是影響舒適度的關鍵因素。“眩光”指的是在極端的亮度對比或變化過程中,肉眼產生了不適的視覺狀態。而如果直視沒有遮蔽的高亮度光源,往往很容易產生直接的眩光。

  “我們現在大多看到的燈是明裝的,你直接看到的是光源,比如LED媒體大屏。而泛光指的是通過間接光把這個地方照亮,你看到的則是二次反射的光。” 米紳照明設計總監劉曉光告訴《第一財經》YiMagazine,如果使用泛光投射墻面,通過二次反射來實現功能照明,不但能減少對肉眼的刺激,也可以凸顯出建筑的立體感。

  2011年,從一家國際照明設計事務所離職后,劉曉光與合伙人在上海創辦了MLD米紳照明設計,主要為商業地產提供建筑照明和室內照明設計服務。他經手過的項目之一,是位于浦東新區浦明路的JW萬豪侯爵酒店,便是反復考慮如何使用泛光照明的結果。負責酒店建筑照明的燈具沒有安裝在外立面,而是加在裙房上,投射在建筑的南北立面。落客區的天花板被設計成傾斜狀,傳統的下照筒燈因而會斜打燈光,直射來客的眼睛,劉曉光放棄了這種“照地”方式,讓燈光照射兩側墻面和頂面,“事實證明墻和天花板是亮的話,人不會覺得很暗。”劉曉光說。


JW萬豪侯爵酒店 | 圖片來源:MLD米紳照明劉曉光

  不過在“群燈”璀璨的浦東,這幢高樓雖然雅致,但也有些“特立獨行”。一如北外灘需要滿足的要求,這一方案險些被推翻。劉曉光最后保住了設計,但同時加裝了專為節慶設置的燈光裝置。

  達到人與空間、人與自然的和諧,始終是景觀照明的目標,再往上升級,或許能加上藝術感的體驗。

  “要讓市民獲得藝術體驗,首先應該是主題的統一。”緯圖設計機構創始合伙人、設計總監李卉對《第一財經》YiMagazine說。緯圖在為重慶萬科星光森林示范區設計景觀時,選擇了“星光”、“森林”兩大主題。這個占地5500平方米的公園靠近重慶照母山森林公園的山腳,除了作為售樓處使用的內院外,有近1000平方米的面積作為街角公園開放給市民使用。在設想中,公園會形成森林延伸進城市的質感。而星光是除了月光以外,在森林中會出現的自然光源,于是公園的景觀照明相應地向模擬星光靠攏。

  公園的核心地帶是一片烏桕林,裝有一個名為“天使之環”的大型圓環裝置,圓環上綴有單顆燈具組成的銀河光帶。庭院內部的道路地面和墻面散落著星星點點的光源,在地面水的反射中,營造出星光環繞的氛圍。


天使之環 | 圖片來源:雪爾攝影

  L型的街角公園緊貼市政道路,路燈系統的黃光色溫偏暖,為了平衡路燈的影響,公園內部使用了色溫中性偏冷的節能型LED光源,控制每盞燈具的功率和光強,基礎照明的高度則在1米以下的低層次。“路燈在這個項目的狹長空間里形成了天際線,如果燈光再去突破天際線,從燈光層次看就顯得有點失衡,所以整個燈光層次需要往下降。”緯圖設計機構水電設計總監宋照兵說,同時,公園的燈光照度調至剛剛達到國家道路照明人行標準的10勒克斯(照度單位),不用太亮,在滿足人行安全需求的基礎上,給游客恰到好處的柔和體驗。

  另一處加深自然感的設計是,由于周邊高密度住宅燈光會對星光產生干擾,因而設計團隊讓“天使之環”的燈光發光角度向下,打亮下部空間,提高與夜空的對比度。而圓環內測采用鏡面不銹鋼,形成連接夜空的視覺通道,襯得上部夜空更加深邃,更有星空的感受。其中也有環境因素的顧慮,直接向上空打光容易讓周邊高層住戶產生眩光,在黑暗中突然出現高亮標志所形成的廣告牌效應,雖然有著奪人眼球的宣傳效果,但遠遠亮過了天空背景色,這也是城市里再難看到真正星光的原因。


星光森林的庭院 | 圖片來源:Holi河貍景觀攝影

  當星光森林街角公園在調暗、調低燈光時,還有更多的游覽景區正在加入炫目的夜間燈光秀競賽。

  這與夜間經濟的興起有關。事實上,“夜間經濟”(night-time economy)一詞的歷史并不長,在1970年代,英國學者針對城市中心區夜晚空巢現象而提出這一經濟學概念。早在2004年5月,青島市就出臺了《關于加快我市市區夜間經濟的實施意見》,成為首個專門出臺促進夜間經濟發展的中國城市。而這一概念在國內真正流行起來,是從今年7月,北京市商務局印發《北京市關于進一步繁榮夜間經濟促進消費增長的措施》,簡稱“夜間經濟13條”開始。據不完全統計,迄今已有12個省市明確出臺了刺激夜間經濟的條文,包括上海設立“夜間區長”、西安建成夜游街區等等,從旅游、餐飲、交通等多個角度支撐夜間經濟。根據艾媒咨詢的數據分析,中國夜間消費規模約占總體零售額的六成,夜間經濟發展規模預計在2020年突破30萬億元。

  同濟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教授、國際照明委員會CIE副主席郝洛西認為,大量的工程實踐機會理應帶來比現在更多的產品技術突破,盡管國內大量的工程實踐項目建成并形成了一定的影響,但是在設計理念的先進性、技術研發的突破等方面卻沒有取得相對應的發展。

  把節慶氣氛當成常態,把景觀照明過于集中設置在特定區域,是目前國內城市照明發展中普遍出現的問題。這不僅使得城市生活缺乏休息,考慮到中國的人口基數的現狀,也使部分區域時常出現極度擁擠的狀態。郝洛西認為,燈光秀不一定要集中在城市中心區域。比如已經成為“城市名片”的法國里昂燈光節,每年12月的4天,在整個城市鋪開,引入大量燈光藝術裝置作品和尖端科技,將光影美學、照明科技與夜間經濟融合起來。


法國里昂燈光節 | 圖片來源:O bon Paris 歐棒巴黎網

  在景觀照明的規劃管理上,上海已是國內相對領先的城市。在2017年頒布的《上海市景觀照明總體規劃》為后續的單體設計指出了基本原則,明確規定了射燈的使用范圍,黃浦江兩岸除了震旦、花旗、港務大廈和白玉蘭廣場等既成的媒體大屏外,基本不允許出現新的屏幕。而對于多數城市來說,更多更亮的夜景照明仍然是經濟繁榮的代表,滿墻滿屏的滾動大字、擺動不停的彩色射燈并不鮮見。

  “這是一個需要辯證看待的問題。”楊赟認為,和歐美城市成熟的城市景觀照明設計相比,差異是存在的,但這必須考慮到國民經濟發展程度和需要,和國民對精神文化需求層次在什么階段。

  “夜景照明正處于量變時期,大家對欣賞的需求和層次并不統一,對于中國大多數民眾來說夜景照明本身是新鮮事物,對于優劣長短還難以全面辨別。”在為北外灘項目做調研的時候,行人們反饋說還想要更多新鮮的、可以拍照的照明場景。“我們希望做到的是,既能體現出較好的視覺效果和環境品質,也兼顧大多數老百姓的觀賞需求。”楊赟說。

  楊赟覺得,燈光秀、媒體立面這樣相對新穎的景觀照明手法,關鍵是“在哪里用,在什么時間用,用多少”的問題。比如在重大事件時使用就顯得合理,而不分時段和場合的高頻使用就會帶來環境問題;為節約能耗,靈活控制開啟時間、調節表面亮度與變化節奏十分重要;除了重大節日和事件外,顯示的色彩盡量素雅,少用過于鮮艷的色彩組合,多采用以黑色等深色為主的底色,產生的光污染會相對較少。而讓射燈的搖動速度平緩,則相對顯得優雅。

  他也建議,比起在外立面加裝燈具,內透光更適合形成城市夜間建筑立面的基底,也就是用室內燈光在夜晚全部打開,透出玻璃后形成的通透明亮效果,看起來會比前者更為自然,也節省了前期設備投入。

  “但最重要的還是內容。” 楊赟覺得,目前國內對于內容創新和制作的重視程度相對不足,“內容的藝術性、特色化、表現力才是吸引人流的核心競爭力。”

編輯:嚴志祥

來源:第一財經

標簽:城市  夜晚  燈光  

只有登錄之后才可以評論,請點擊這里評論

在線評價

表情

輸入驗證碼:   

驗證碼

發表評論

smile

相關新聞

MORE >>
中國照明網官方在線QQ咨詢:AM 9:00-PM 6:00
廣告/企業宣傳推廣咨詢:
活動/展會/項目合作咨詢: 市場部
新聞/論文投稿/企業專訪: 李先生
媒體合作/推廣/友情鏈接: 市場部

中國照明網網友交流群:2223934、7921477、9640496、11647415

中國照明網照明設計師交流群:2223986、56251389

中國職業照明設計師QQ群:102869147

X
31选7最新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