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照網logo

新聞

>首頁 > 新聞 > 深度訪談 >正文

江海洋:行走于照明中的自由“墨客”

2019-04-28    

中國照明網報道

   作者:梁潔瑩  

22970

導語: 就在近日,中國照明網聯合廈門觀國之光工程設計有限公司舉辦的設計的“無遮大會”在福州舉行。作為主要策劃人,江海洋表示,“無遮”是佛教用語,是佛教在經文傳播中一種辯論大會的形式,不同于現在人們看到的藏傳佛教“辯經”,這是一種集合了更多善知識,大學問、沒有障礙、開啟心智的暢所欲言。

QQ圖片20190428092019.png
江海洋? 廈門觀國之光工程設計有限公司總設計師

  在照明行業,論起敢說“真話”的人,江海洋也許是許多業內人士腦中第一個想到的人。江海洋是廈門觀國之光工程設計有限公司總設計師,也是一名“筆者”,他的文章時常犀利評論業內現象,暢訴自己的觀點。也許是骨子里的傳統儒家思想讓江海洋擅于觀察,長于評論和理解這個社會的多元化需求。長期的設計生活又讓他有敏銳的眼睛去關注自己所處行業的變化以及時代的進步。

  就在近日,中國照明網聯合廈門觀國之光工程設計有限公司舉辦的設計的“無遮大會”在福州舉行。作為主要策劃人,江海洋表示,“無遮”是佛教用語,是佛教在經文傳播中一種辯論大會的形式,不同于現在人們看到的藏傳佛教“辯經”,這是一種集合了更多善知識,大學問、沒有障礙、開啟心智的暢所欲言。

  當代照明設計界也確實需要這樣的“暢所欲言”,江海洋提倡說真話,講實話,談切身感受,直陳利弊,這樣才是最好的參與行業發展的事情,才能規避發展中的陷阱以及直視蒙昧不明的前景。盲目樂觀無疑是有害的,但消極看衰更是不可取。設計的“無遮大會”就是建立在這樣的時代語境下。

  教育-為年輕設計師指引道路

  這次設計的“無遮大會”還特別設置了公益講座,而主講人正是江海洋。在人才培養、培訓上,江海洋也一直盡心盡力,在很多培訓機構及學校擔任講師。在與年輕設計師交流、共同學習的過程中,江海洋表示自己對于設計需求、設計意圖、設計過程的認識也得到了增進,同時他也感受到年輕設計師對于專業孜孜以求的精神,這些都感染了他,激勵著他進步。

  有一句話叫做“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照明行業的發展實在是迅猛,短短幾年時間,照明就從照亮演變為照美,進而改變人們的生態環境,提升人居幸福,創造宜居空間。這里面凝聚了很多照明設計師的心血。江海洋認為,如果老一代的照明工作者是開拓、創造和奠基,那么這一代的設計師就是傳承和引領。真正有著希望和廣闊前景的正是那些剛剛入行或者從業數年的年輕人,他們擁有專業的照明知識教育,也有著空間、建筑、景觀、平面等等學習培訓經歷。“只是他們的社會閱歷和設計經驗還欠缺。”江海洋說,“而我們的培訓教育就是想在年輕人的知識歷練和視野開闊上加以輔導,能讓他們認清道路方向。”

  創作-寫作與設計的融匯貫通

  照明行業少有堅持寫作的設計師。江海洋恰是業內少有的“筆者”、“作家”。

  文以言志。過去,江海洋寫散文、詩歌,就是通過對生活的細微觀察,進而形成自己的感悟,訴諸文字。他認為,寫作和做設計其實是一個道理,都是通過理解生活進而理解他人和社會需求。設計是一個從物質到精神的完整發動過程,設計師的思維意識、敏銳視野、內里底蘊都在決定設計方向的對錯、設計深度、廣度和豐度。江海洋堅信,真正優秀的設計作品是在做敘事、講故事,用淺顯的道理說明復雜的過程,這是設計的大手筆。如此看來不正是與寫作如出一轍?

  寫作需要真情實意,做設計也同理。始終能保持對設計項目的新鮮感和激情沖動,很難。往往很多年輕設計師在做項目的時候,很快就麻木了。設計師不可能總是遇到千姿百態的建筑和載體形式,項目往往是重復再重復的,而這時候如果設計師也按照套路來做快速的復制,而缺乏細微差別化對待,這樣也許能解決項目,但是喪失了創作沖動的設計,必然很快就被社會遺忘。

  保持真情實意和新鮮感,這是做設計大綱寫作的第一步。江海洋解釋道,設計大綱是一個全方位對于項目的總結和認識過程闡述。設計猶如層層剝筍,一上來就能抓住項目的核心訴求,開宗明義,這是設計高手的事情,是建立在廣博的知識和大量的實踐基礎上的。很多年輕設計師就要一點點梳理、分析、理解、吃透項目,才能發現項目的內核要求。剝筍的過程就是設計邏輯建立的過程,立論很重要,提出問題,然后破題,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這樣的設計邏輯就會變得很豐滿,有血有肉。

  當然,文字的事情還要看語言流暢,辭藻有韻,表述清晰,情感懇切動人與否。文字的功夫非一朝一夕就能打磨、修煉出來,而是有恒心,有毅力,能吃苦,能守得住寂寞去閱讀和思考,才能僥幸獲得一二。江海洋很慶幸自己有這樣一段清修的時間,埋頭去讀《昭明文選》,逐字逐句把漢代大賦啃了一遍,從開始的枯燥無味到最后讀上癮時廢寢忘食。這些經歷對江海洋來說尤為難得,后來他能出口成章以及瞬間編寫詞句、寫詩和引申良多,都和這段閱讀時間有關。

微信圖片_20190428092129.jpg
△圖注:《昭明文選》。圖片來自網絡

  去年,江海洋在遼寧科技大學講授照明設計課時,遇到一位學生堅持讀書,尤喜古文。這位學生問江海洋該讀什么書好?

  江海洋如是說:第一,生活在儒家思想的社會里,精讀四書五經,這是必須的。第二,如果你有余力,把《資治通鑒》原文版,不帶注釋,僅靠自己查閱字典和典故來通讀一遍,你這一生的學識和修養高度在設計界無人能比。但關鍵是,這是一件極端苦修的事情,能堅持去做的人少之又少。很多年輕設計師讓江海洋推薦閱讀的書籍,他一般只說讀讀四書五經吧。“再往后的就看個人的基礎和性格了。”江海洋知道,不是每個人都喜歡古文,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寫作。

  設計的道路千變萬化,條條通羅馬,能解決問題的就是好設計。好的設計師未必就是文字大家,也未必就是專業學校畢業。在江海洋認識的優秀設計師當中,有多數也并非著名院校出身,但設計做的很出色,創意力層出不窮。他認為這和天賦有關,同時也需要在生活中積累大量的體驗和感悟。

  理念-做真誠的文化創意

  作為一位資深的照明設計師,江海洋在做照明設計時有著堅持的理念或者態度,那就是:做文化,做真誠的文化創意。

  為什么是做文化呢?文化和設計有什么關系?江海洋把文化歸同為人。文化就是人,人就是文化,兩者是對等相通的關系。因為文化是人的物質與精神的創造物,而設計是物質和精神的發動過程。所以,文化是結果,設計是過程,兩者的因果關系就是這樣。

  做文化,就是做人的事情,包括人的情感,人的需求,人的環境變化,文化是一個大課題,文化歷史等同于人類歷史。具體到項目上來說,做文化就是關注項目使用者、管理者的多種物態聯系、平衡項目的多種需求。

  “以人為本”,這是俗套的話語,真正的以人為本不是口號,而是落實到切實的行動。在江海洋看來,做照明設計,就是用光來感染人,引導人,給人提供生活便利,同時體現空間美感,讓人陶醉和愉悅,功能性和裝飾性可以成為共生關系。設計的出發點也正是如此,能做到善解人意的設計師很難,善解人意了也就是善解問題了。

  中國的照明設計師和西方的照明設計師在視覺現象追求上可能有所不同,以至于設計師做了很多項目設計后,滿意的為數不多,或者說有價值和有影響的項目很少。西方照明設計更多偏向于空間的情緒化或者小品裝置的互動化,和人親密接觸,與人的圖像認知,沒有宏大場面的敘事,但不乏溫情。

  今天中國照明界主體的項目是市政,其次是旅游景區、主題樂園,最后可能是鄉村和城鎮。而業內的設計重心也傾向于市政照明,這是一種快速繁殖與無序建設的照明模式,很多明智有遠見的圈內人對此也是有清醒認識的,知道這種富含中國特色的市政照明發展道路充滿不確定性。這種為了提升城市形象以及滿足經濟指標要求的市政照明,背后是錯綜復雜的關系網絡,已經超脫一個人、一個公司所能左右,實際市政項目和政府財政、融資情況、領導換屆等都有極深關聯。

1556415253359401.jpg
△圖注:常德桃花源景區夜游(江海陽、趙洪濤設計,南京創一佳施工)

  江海洋的公司也在做設計轉型,他表示,今后會充分發揮他們對文化、旅游、景區建設和鄉村燈光的充足優勢,為自己定位為“故事情景燈光的演繹商”,做自己擅長的領域。去年,江海洋參與設計的陶淵明筆下“桃花源夜游”項目,就是充分利用桃花源的文化基因,對環境和人居、詩意與神秘、唯美與幻想做了準確設計把握,在有限的投資情況下,把項目做的飽含亮點,抓住人的旅游心理,而產生了抒情燈光故事畫面。

  鄉土-復興與時代的新現象

  從古至今,中國就是以鄉土為主體的社會生態。人們的道德、倫理、宗族、耕作、生產、交易多數都是在以鄉土為藍本的社會模式下進行,即使是城市也是濃縮版的鄉土社會。鄉土治理意味著中國社會治理的微觀視野,也是行政管理最龐大、最根本的觸角系統。

1556415293107644.jpg
△圖注:情景唯美的月洲古村(韓宏山、馬潔瓊設計)

  不可諱言,隨著工業化的振興,鄉土不可避免地衰敗了,鄉土成了落后與愚昧的代名詞,換言之,中國鄉土的沒落,其實就是以農耕文化為主體的中華五千年文明的斷崖式衰落。江海洋認為,人們沒有處理好鄉土與城市,工業和農業之間的關系,這才造就了今日鄉土面貌之困局。

  從梁漱溟和晏陽初那一代民國學者開始,就做了大量鄉土復興工作。隨著三十年前農村土地聯產承包制的出現,以及近些年取消了土地稅和農民負擔的大幅減輕,鄉土逐漸開始了復興的前奏。但是在鄉土與當代社會,以及鄉土與未來智能化社會的生產關系對接、人力資源對接、科技成果轉換上,江海洋感覺如今做的遠遠不夠。

  這就說明鄉土的問題實在太多,把中國的鄉土問題搞清楚了,也就是把五千年的文明史搞清楚了,此事攸關緊要。

  至于鄉土照明,這是新時代出現的新現象,以前沒有,也就沒有先例可言。但是鄉村照明的出發點是基于這樣一種氛圍——寧靜、唯美、詩意、宜居、恬淡、自然、質樸、功能、防眩、田園氣質和浪漫精神。要做到上述這些,需要設計師敏銳的觀察力和發現力,要實事求是,要深入現場,要學會甄選,從而梳理出合理的實施載體,要有對比意識,將空間中雜亂和沒有美感的事物和空間中豐富飽滿充滿歷史感的事物做鮮明對比,要學會取舍,要懂得發明本心。

  觀點-源于觀察,獨樹一幟

  江海洋的文章中多見他對照明行業的獨特觀點。觀點非憑空而來,而是來自于觀察,來自于他的親身體會。他認為,照明行業作為一個正在發展中的行業,有不同的、交錯的、爭辯的、矛盾的、共同的觀點,這是好事。社會提倡包容性,相應來說,觀點越多,說明行業越興旺,他也希望在他提出觀點以后,有批評他的聲音,這說明他的觀點還有值得商榷的地方。去年有照明界老師就對江海洋《照明的拐點》一文的觀點存疑。這位老師友好地和他在電話中談了很多,說明了他的認識,這也讓江海洋感到受益很大。

微信圖片_20190428092202.jpg
△圖注:西安變臉兵馬俑(圖片來自網絡)

  當前的照明行業確實是異彩紛紜,很多人都在探索發展之路。市政照明自不用說,其興也勃,但是江海洋認為,在市政照明上如果不能走上城市美學和藝術化燈光道路,還是延續早期的以“賣燈”為主導的利益第一模式,想必這樣的前景就會很不明朗。而政府不改變以低品位“審丑”為標準的城市亮化思維,還在以低層次“節日喜慶燈光”為所謂“亮點”“鬧點”,勢必也會被市民所批判。以西安為例,去年的動靜如此之大,造成毀譽參半,以至于今年項目都處在觀望階段,江海洋感覺這像是在城市照明的一種“試錯”表現,尤其值得設計人深思。

  除了市政,近年夜游經濟也火熱,促進了照明的建設和發展。江海洋認為,夜游經濟的背后潛藏著利益集團各方面的不斷訴求。夜游經濟在當下不同地區有不同的表現,如果說燈光可以促進夜游經濟發展的話,是有一定的道理,但燈光絕不是萬能的、包治百病的靈丹妙藥。夜游是旅游形式中的一個環節,而旅游的地點、季節、內容、形式又是非常重要的制勝因素,燈光只是起到更好地烘托作用。

1556415417992743.jpg
△圖注:《歸來三峽》演出(圖/江海洋)

  江海洋提到,剛剛開放的重慶奉節中由張藝謀導演的旅游項目《歸來三峽》就是一個眼見要失敗的項目,在項目地址選擇、政府目的要求、經濟投資規模、旅游目的地設定、演出內容構思、表演形式創新上都有很多不恰當的表現,后續項目發展也就會問題眾多。

  當然了,江海洋還是認同夜游的發展是一件好事,它讓游客豐富充實了旅游體驗。同時夜游的范圍也很大,從城市到鄉村,夜游無所不包。小到美食夜市,大到5A景區,燈光的需求包羅萬象,人們在感受燈光美好的同時,也感受到了人生的幸福,這是文明的進步。

編輯:嚴志祥

來源:中國照明網

   作者:梁潔瑩  

標簽:江海洋  照明  墨客  

只有登錄之后才可以評論,請點擊這里評論

在線評價

表情

輸入驗證碼:   

驗證碼

發表評論

smile

相關新聞

MORE >>
中國照明網官方在線QQ咨詢:AM 9:00-PM 6:00
廣告/企業宣傳推廣咨詢:
活動/展會/項目合作咨詢: 市場部
新聞/論文投稿/企業專訪: 李先生
媒體合作/推廣/友情鏈接: 市場部

中國照明網網友交流群:2223934、7921477、9640496、11647415

中國照明網照明設計師交流群:2223986、56251389

中國職業照明設計師QQ群:102869147

X
31选7最新中奖号码